探访崩云峡谷,不仅仅是惊喜和震撼!

旬阳微生活 2019-9-8 1997

古有桃花源,今有水泉坪。这并不是有意渲染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

我曾为水泉坪写过三篇文章:《水泉坪风景》《再访水泉坪》《水泉坪记忆》,可以说,我为水泉坪的神奇而着迷。然而这里还有一处人间仙境,一直藏在那个神秘的地方,未被世人发现,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,那就是崩云峡谷。

水泉坪位于两座山峰中间,地势高耸。二里坡地处水泉坪下,坡势极陡。坡上原有一条简易公路档次太低,目前正在提等升级。过去人们上坡下坡都从路上行走,谁也没有想到比水泉坪更加绝美的奇景就在脚下。

仁河口镇敬老院上方有个谷口,建有龙门,龙头高扬,气势雄伟。跃过龙门,走下便桥,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!峡谷巨石林立,水流湍急,回声震耳,飞沫弥漫;两岸山崖陡峭,树藤丛生,枝叶繁茂,光影斑驳;沿途落差较大,地形复杂,梯次攀升,高低错落;眼前那一连串的瀑布群,形态各异,景象万千,让人眼花缭乱。

我们继续在峡谷中穿行,越走越惊险!越走越震撼!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!我显然是太激动了,每到一处总是舍不得走,看着“清泉石上流”的波动,看着石头与流水缠绵的旋涡,看着奔腾而下如珍珠飞洒的瀑布,看着绿苔与水亲吻的留痕,听着舒心悦目的哗哗流水声,听着美丽动听的小鸟歌唱声,使我一下子感悟到了什么叫天籁之音?什么叫鸟语花香?什么叫幽静与空旷?

边走边想,我在这方区域工作了十年,到过水泉坪不下十次,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这样绝美的地方呢?那么到底是谁发现它的呢?同行的镇党委书记李向阳说,镇上确定乡村旅游为脱贫攻坚的龙头产业,可是仅有的水泉坪,景点太单薄,留不住人。他请任该镇脱贫攻坚指挥长的县人大副主任向敏毅帮忙出主意。向主任又找到老家住在水泉坪的县人大副主任邓邦财咨询。

邓主任这个人很聪明,是旬阳有名的“点子大王”,他听后就来了劲,说二里坡有个峡谷,他从小在山上放牛砍材,不知从谷里穿梭了多少回,那景致,美极了!向主任这个人言语少,却是旬阳有名的实干家。说动就动,他带着李向阳、李猛等,腰里别着砍刀,肩上套着麻绳,从谷底向上砍伐荆棘,开山辟路,发现邓主任说的并非虚言。

我在峡谷攀援的时候,发现不少施工人员,他们正在那里加紧修建人行步道,提醒我手要抓紧,脚要踩实,千万要小心,因为有些地方太险了!有时需要上边的人搭把手才能借势爬抓上去。

这里奇特的山崖、巨大的石头、充沛的流水,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奇异瀑布,是最大的看点。有处像“剑门”的地方,门口被三块巨石堵住,流水冲过中间的那块石面,落成水帘;扑向左右两边巨石的流水,被两面石墙堵转回来,三流合围,撞击深潭,白浪翻滚,蔚为壮观!有处高地飞流直下,正好落在底下的巨石上,水珠四溅,好似一堆翡翠;周围的大小石头,由于常年被水雾浸润,绿苔覆盖;瀑布上头那兜水草长势茁壮,红色的根须藏在水帘里侧,左右摇摆;这种红白绿交融的美景,静中有动,动中有静,实为罕见!奇怪的地形,极大的落差,造就了不少二级瀑布、三级瀑布和四级瀑布,有的层次分明,错落有致,有的左冲右突,曲里拐弯,让人久看不厌。

出了峡谷就到了桥上,一眼就看到了水泉坪。这时我们舒了一口气,脚步放慢了,心跳舒缓了,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幅截然不同的田园风光景象。水泉河在千亩稻田中间缓缓流淌;田里的油茶花开始泛黄,大概不要半个月就会全部盛开了;两边的山上草木已经萌发,绿意出现了;山下的人家依稀可见,小桥流水下农家女正在洗衣,面带桃花;田边的老农手拿鞭子,吆呺着耕牛,嘴里叼着香烟,再往里走就到了王莽山。

不论在村委会,还是在农家院,我们都在为水泉坪赞叹,共同谋划着这个地方的旅游产业发展。镇党委书记李向阳对水泉坪的旅游开发信心十足。县人大主任陈德智对水泉坪更是情有独钟,他说水泉坪有可能成为旬阳旅游的爆点,这里的崩云峡谷、水泉坪、王莽山,三个景点连成一线,不仅会自成单元,而且会融入川陕鄂渝省际旅游大环线,不管从汉滨区的茨沟镇来,还是从旬阳县的仁河口镇来,都可形成内循环,希望上下联动,多方支持,加快发展。

崩云峡谷、水泉坪、王莽山,好谷!好坪!好山!它们逐步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定会向四面八方的游客大放异彩!我们拭目以待!

温馨提示 1、您参与本站跟帖与发表贴文即表示接受《旬阳微生活网站总规则》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